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

来源:爱动漫网 责任编辑: 更新时间:2016-01-22 11:00:14人气:153
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:DRAGONBALL与鸟山明【反差很重要,主角很强大但外表不起眼】——在30周年诞辰之际,希望能再次向鸟山老师询问《DB》的事情。首先,关于作品的重心・主角,您在创作主角时,有什…
AD1
1/7
上一个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1张图片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2张图片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3张图片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4张图片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5张图片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6张图片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7张图片
下一个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1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1张图片(1/7)
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2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2张图片(2/7)
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3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3张图片(3/7)
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4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4张图片(4/7)
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5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5张图片(5/7)
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6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6张图片(6/7)

  •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7张图片

    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第7张图片(7/7)

龙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鸟山明长篇访谈:DRAGONBALL与鸟山明

【反差很重要,主角很强大但外表不起眼】

——在30周年诞辰之际,希望能再次向鸟山老师询问《DB》的事情。首先,关于作品的重心・主角,您在创作主角时,有什么方针吗?

鸟山:我总是描绘强大的角色,不仅是悟空,我一直都是这样。远比一般人强大的家伙容易刻画,而且会觉得有趣。在平淡的日常中,拥有不寻常的强大力量的家伙,他的存在本身就引人注目吧。而且,傻乎乎的家伙其实非常非常强大……我喜欢这种乐趣。功夫电影里常有这种事,纤瘦的老爷爷其实是拳法高手,我喜欢这种情节。

——悟空和阿拉蕾都是,外表和能力有反差呢。

鸟山:是啊。我想把重点放在故事上,就把主角设计得朴素一点了,不过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有“似乎看起来一点都不强大也不起眼的家伙其实很强,这样比较有趣”的想法。悟空呢,最初的构思完全就是猴子。在构思过程中改成了人类,鸟嶋先生说“希望能有点特征”,就加上了尾巴,不过总是碍事呢……

——战斗时尾巴会碍事吗?

鸟山:不,我会习惯性地思考功能之类的事,还有“该怎么穿裤子呢?”之类的,很讨厌考虑这种事。这一点最令我在意,是不是裤子上要留个洞呢,先把尾巴穿进去再穿上裤子吗,因此就很想去掉它……结果就去掉了。

——原来如此。那之后,悟空变成大人了呢……

鸟山:那个时候被说了很多呢。据说少年漫画改变主角的外型是禁令,可我完全不知道。那个头身比例不方便战斗,当时我说“如果要把格斗作为重点,就要让他长大哟”,他们很吃惊。“人气终于高了怎么能改变!”这样的反应。

——您是怎么说服编辑部的大家的?

鸟山:那算说服吗,我把长大后的悟空的素描发过去说“希望在编辑部征询一下意见”。不过,在他们给我回复之前,我就把分镜稿画出来了。

给编辑部发过去分镜稿的那个时间点,要大改一番也来不及了,编辑部说“如果你实在想这样做的话……”

——在那之后进一步变成了超级赛亚人,您是怎么决定那样的设计的呢?

鸟山:变成金发,是为了给助手省事。助手给悟空的头发涂黑很花时间,我也必须用橡皮擦稿子,实在是觉得不想干啊不想干……

——眼睛的样子也变化了呢。

鸟山:按原先设计的眼睛,往侧面看的时候不好画,因为不容易表现出微妙的视线。我一直想画普通点的……容易表现出在看哪里的那种眼睛。悟空最初变身,往上看弗利萨的那个眼睛……那是参考了布鲁斯李的形象。因为我被那种直直瞪过来的眼神震住过!弗利萨篇的时候就想画那个……当我画出悟空那样的眼睛时,在我心里弗利萨篇已经结束了,我心想“还要战斗吗,好烦啊”。我的目标就是到那里为止。一旦真的画出来,和自己的想象有点不同,我觉得果然还是布鲁斯李比较帅啊。

【角色设计上没有固定的概念,预先定下来就没意思了】

——在角色创作上,您有什么原则吗?

鸟山:明确的原则呢,也许是无意识的,但可能有吧。比如刻画坏人时,不画那种很阴险的、让人看了不舒服的家伙。比起意识到读者的感受,我自己更是不想画。弗利萨也是,阴险归阴险,但是没怎么描写他在心理上逼迫别人的坏形象。弗利萨的那个说话腔调我是故意的。反派总是粗鲁的腔调就没什么变化了。我想,礼貌的说话方式与残忍的强大,这种反差会令人害怕吧。

——与外型有关的问题,《DB》的角色通过轮廓就能区别开,经常有人这么说呢。

鸟山:我经常画长镜头,为了清楚表现出在哪里怎样战斗,自然就变成那样了。人物画得小的时候,如果分不清是谁就糟了,所以要设置一些特征。

——您是怎么考虑那些设计的?

鸟山:刻画一个角色的过程,基本来说是先从性格开始,然后决定长相……定了长相后再决定服装。如果设计时预先定下概念,就没意思了,我就没特意定什么。设计的那个时候受到了什么影响,就那样做了。另外,设计新角色时,我心里会想尽量画还没怎么画过的类型……例如基紐特战队,那个时候我的孩子还小,喜欢战队类型的英雄,我就想“这种会有趣吧”。那次蛮轻松的,制服直接用弗利萨军的服装就行了。形象比起其他人也没有很特别的改变,只要5个人集合在一起说是特战队就行了。

——弗利萨的设计呢?

鸟山:他啊,某部电影里有个女王之类的角色,我想就拿这个当参考吧,记忆里当时好像是这样。

——关于沙鲁,您说过喜欢他的第二形态。

鸟山:那是最容易表现的形象呢。也有了嘴巴。最初的形态没有嘴巴……好像姑且是有的,不过不好用,我那时想这家伙不怎么帅啊。

——设计方面,被责任编辑提过要求吗?

鸟山:要求么……画出人造人19号和20号的时候,鸟嶋先生联系我,让我在意了。他说“这不是老头和胖子吗!”然后我画出17号18号,他说“这次是小孩吗”……我想到底要怎么办好啊。然后画出了沙鲁,被近藤先生说“请画得更帅一点”……近藤先生喜欢那种清爽的帅气呢。

——中期以后的敌人,变身成为了常规吗?

鸟山:是从弗利萨开始的呢。当然我一开始并没打算要他变身,中途想到“让他故弄玄虚变身也是个主意呢”。那时候我想“最后要设计得清爽”。一步步变成复杂而貌似强大的形象,最后变得清爽,这是我的癖好。弄得复杂了画起来也麻烦。想到必须要画上几个星期的时候,觉得复杂的家伙麻烦啊……沙鲁就挺累的,斑点不好画。

——弗利萨的台词“还有3次变身”很有冲击力。

鸟山:莫名地那样做了,我本来并没想让他变身3次。那时我想“有点多了啊,要是说2次就好了”。

——莫非,最复杂的第三形态马上就又变身了,是因为……?

鸟山:……是的。我想“这个马上换掉比较好”。

【看起来强大的家伙其实不强,我喜欢制造这种意外】

——对于作品的世界观,您是怎么构思的?

鸟山:虽然我以前说过,架空的世界……不像眼前而是像别的什么地方的那种世界,可以自由地描绘,画起来比较轻松。如果画现实世界,要参考山一样多的资料吧。如果画错了什么就糟了。画一辆车都必须做调查,我不想干那种麻烦事。我一直是这样的呢。所以《DB》确实有特定的某种世界观,虽然不太容易说明。

——那样的世界观里,有神的存在呢。其实他是宇宙人,这一点也很独特。

鸟山:烦恼的时候找神仙。神啊宇宙人啊,那种未知的存在,容易写故事。如果是神基本上什么都能做到吧。为了让小孩子也容易接受,把神塑造成了不难接近的好说话的形象。神的身边有随从……这是考虑到伟大的人物身边会有执事,容易通过对话展开故事。

——是作为解说角色吗?

鸟山:是的,杰比特的样子看起来可怕,其实没什么。我呢,画的看起来强大的家伙通常都不强。总之,我喜欢制造意外。

——故事的舞台多数是乡村,这方面是您的意愿吗?

鸟山:就像前面我说的,首先要有很强的家伙。但是如果他在城市里,一定已经成为话题吧。所以要在乡下。乡下会有身份不明的人呢……我妻子以前常说,“在中国的深山里,就算有人能稍微漂浮在空中也不奇怪”。仙人过着隐居的生活,类似这样的感觉。

——不是因为您喜欢乡村吗?

鸟山:不是。比起喜欢,原因其实是不用画高楼和房子。如果故事一直在乡下就没什么变化,偶尔去一下城里,就这样蒙混过关。所以构思故事舞台的时候,经过讨论,就把尽量不画城市作为基本了。

——不是因为喜好问题呢。

鸟山:总之大前提是画起来麻烦。我自身并不是那么讨厌都市。现在觉得,要是更早的时候住到东京去就好了。确实以前完全不想去东京那样的都市,但是现在上了年纪会觉得还是都市方便啊。

——风景方面,印象中您画地平线画得多呢。

鸟山:嗯,可能我就是喜欢地平线。小时候周围都是农田,真的能看到地平线……那个莫名地喜欢呢。现在变成了半吊子的乡村,建了很多房子……乡村就是乡村、城市就是城市比较好呢。

【我不是喜欢圆溜溜的机械,是想逆着时代潮流而上】

——这个话题稍微偏离作品本身,您画的扉页和插画里面,有很多龙和机械呢。

鸟山:龙……我倒是喜欢画龙。虽然大家都知道它的存在,但是因为不存在于现实中,没有固定的形态。西洋和东洋就有各种各样的样子,没有正确答案就可以随心所欲画嘛。算上《勇者斗恶龙》,我真是画了很多很多龙啊。

——对于《DB》的神龙呢?

鸟山:神龙是以东洋的龙为基础画的,但是如果照原样画会更复杂,有毛发,形象也有点不同。每次那样画的话就会很麻烦,就做了和洋折衷的处理。而那美克星的神龙,我想“因为是发源地,要看起来更厉害一点!”……所以当时想画个特殊的形象。

——关于机械,在扉页和作品中您画了很多有个性的东西呢。

鸟山:我喜欢设计机械。喜欢构思也喜欢画,不过有一半是逃避现实的意味。那个时期我总是在画圆溜溜的机械,可能会被认为我喜欢那种设计,其实不是,当时的汽车多数都是有棱有角的,我就反过来画些圆溜溜的。如今的汽车考虑到空气阻力的问题,流线型的设计变多了,我反而会想画些有棱有角的车。我就是想逆着流行而上。

【没有考虑后面的事情,光是处理短笛大魔王就费尽心思】

——《DB》的创作来自功夫电影,您多次这样说过吧?

鸟山:正确来说,其实是在那之前的短篇《骑龙少年》。我反复看成龙的《醉拳》那些电影,总是无意识就说起,责任编辑鸟嶋先生说“既然这么喜欢就画出来吧”。喜欢和想画是两码事,我当时并不是很想画啊。

——但是那篇漫画很受好评,因此延续出了《DB》呢。虽然不是功夫电影那种对决式的作品,变成了冒险故事……

鸟山:我喜欢冒险故事,但是那时候体会到“远征式的漫画不太被接受啊”,因为每次舞台都会变化。当初想着画一年就差不多了,但是评价不怎么好。

——那之后,以天下一武道会为契机,把格斗作为重点了。

鸟山:那个啊,因为人气逐渐低落,鸟嶋先生很罗嗦。说些“完全没人气哦”之类可恶的话。原本我隐隐地想“因为是少年漫画,画些打斗被接受了就行了”,稍微有点任性地执着于西游记,可是既然被他那么纠缠不休地说了。

——于是换上格斗情节了呢。

鸟山:因为他总是拿问卷调查的事说我,把我说烦了。虽然画得不情愿,但是天下一武道会那一段人气上升了……虽然不情愿,但是觉得高兴。

——那之后,R.R军的篇章又回到冒险故事了吧?

鸟山:我想稍微再挣扎一下。让阿拉蕾也出场试试,画些搞笑试试。但是,结果我自己也觉得不合适,心想以后就认准了画格斗吧。一旦这样做了决定,心情变得轻松了。

——最初的时候您构思过最终回吗?

鸟山:没有。如果事先决定了最后结局,中途不管怎么画都会被强行往那个方向牵引,不能改变路线。我一直都觉得至少结局不要事先决定比较好。最初的时候,我还留有画搞笑漫画的习惯,就觉得后面的故事不预先想好也没关系。当时想着,像西游记那样不断更换舞台,不断出现各种敌人,场景一直变化似乎比较有趣。考虑的是一个通过战斗变强的故事。

——画着短笛大魔王的故事,同时构思着弗利萨篇……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吗?

鸟山:当时完全没想。我记得光是处理短笛大魔王就让我费尽心思。大概,开始考虑弗利萨篇是在马吉尼亚情节的中途吧。因为问卷调查的评价上升了,我意识到“看来不能早点完结了”,就开始思考后面的情节。

——比如说不断地有强大的敌人来袭,对后面的故事展开有这样的概念吗?

鸟山:虽然我明白这之后也必须把格斗作为重点,但是后面的情节并没有思考……虽然是我自己画的,却也有过“咦,真厉害贝吉塔变成友军了”这种想法。短笛也是画着画着我自己都惊讶了。

——不考虑后面的事情……虽然您这么说,但是您很擅长收伏笔呢。比如人造人的来历,悟空的尾巴是赛亚人的特征这些事情。

鸟山:我喜欢强行把前后连起来。这样看起来好像作者是深思熟虑过的。其实不是最初就想好的,基本上是在思考情节遇到瓶颈时,会想“那个不是可以派上用场吗”,对角色也是,会想“那家伙还活着呢……是不是能用得上”。结果就被以为想得很长远了。

——历任的责任编辑们也说,鸟山老师在把设定组合起来这种事上是天才。

鸟山:只有这方面我挺有自信的。如果不好好组织起来,散得乱七八糟、前后逻辑不通就不好了。

——格斗场面逐步升级到空中了呢,使用的空间越来越大,变成了“DB式的格斗”。

鸟山:升级到空中是因为我觉得不那样不行了。在我心里考虑的是,出现的敌人越来越强,不用如意棒和筋斗云飞起来就追赶不上,不会飞不行了。最早飞起来的是天津饭吧……“这个很方便啊”,我记得这么想过。用漫画的方式把看不到的“气”表现出来,想出这个的时候我觉得轻松多了,比如龟派气功波。

——战斗变得华丽之后,场面也跟着变得更帅了吧?

鸟山:一开始的时候,动作还会受到功夫电影的影响……静与动的结合,间歇之类的事情我还有意识到。

【决定了布欧篇是完结篇,画了自己想画的东西】

——画完结篇的时候,您是以怎样的心情画的?

鸟山:人造人和沙鲁篇挺艰难的……在弗利萨篇已经画了自己想画的,我觉得已经燃烧殆尽画不出更厉害的战斗了。当时想“还要继续吗~”。画完沙鲁的时候,以当时的气氛还不能结束。在开始画布欧篇之前,我好像说过“画完这次的故事,无论如何都要让我完结它”。我觉得无法再画出比这更强的家伙,也无法让悟空变得更强了。布欧篇带着“因为是最后了,画些自己想画的吧”这样的想法。我本来就喜欢荒唐胡闹的搞笑,比如赛亚蒙面超人啊悟天克斯啊,就画成搞笑了。真正考虑最后的结局,好像是马上要画最终回的时候吧。因为觉得需要一个“这样真的是完结了”的故事,把时间推到了10年后……可是没想到动画片会把它又复活,我觉得动画公司那边挺不容易的吧。

那之后过了些年,出了完全版漫画,那时候稍微把最后补画了一下。总觉得最后好像不够有精神。悟空的战斗结束了,世代更替之类的,我想把这个意思明确一下。

——从连载至今30年……现在您回想起来会有怎样的感受?

鸟山:基本上,我是把它结束了就故意忘掉了。必须放下以前的东西思考新的,因为我知道自己脑容量有多大。和尾田荣一郎君聊的时候,我说了“桃白白是谁?”现在似乎也会说出这种话。但是,都已经过了这么久,还有人愿意看它……已经,除了谢谢说不出别的了。真的,就只有这句了。

相关内容

(键盘快捷键←)   上一篇    下一篇  (键盘快捷键→)

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爱动漫网